• 2008-07-23

    突然好怀念。 - [記。]

    我的怀念很凌乱,突然间的。 

    怀念安达先生的タッチ,小南达也,直到现在我也不排斥的BG,青春的甲子园,最后小气的只说一次的“我爱你,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还有我直到前几天才知道安达先生的性别。

    怀念井上大神,昨天姐姐告诉我日本举办了“井上最后的漫画展”。想起Slam DunkReal。挥洒在球场上的汗水。浪客行。让我着迷的武藏的背影。

    怀念我和某人曾经形影不离的时候,现在却那么生疏,甚至变得厌恶。

    怀念猪大清风,在今天学到小さい的时候我们的默契的相视而望让我觉得很微妙,猪大的清风被我弄丢了。

    怀念和老公公逃课的日子,蹲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冻得浑身发抖。

    怀念和阿皮逃课短暂的自习室生活,如今即使回去,也只剩2人。

    怀念多金“钻进”我校服里的某节课和那个罪魁祸首

    怀念老师骑车载我去她家的那个午后。然后老师中暑了。

    怀念每天晚上和姐姐的电话粥,每次耳朵都会痛。但我很快乐。

    怀念和姐姐一起的04年10月9日

    还有很多时候。

    我想现在就去猪大家住我想和阿皮还有老公公见面我想和某人把话说清楚请求上天给我个机会我想老师了我想去贵阳我想去支援孩子妈的王老吉虽然还没开始我想姐姐快回来。我也想老大。

    如果都能实现,多好。

    还有,其实我很羡慕能拥有时光机

    分享到:

    评论

  • 既然这么怀念,那么咱们找时间去钱柜吧!
    叫上猪大狗四~~~
    回复DD说:
    等你从西双版纳回来!
    2008-08-04 18:26:09